当前位置: www.301.net > 艺术家 > 正文

李克仁先生的狂草艺术

时间:2019-11-19 21:46来源:艺术家
去年以来,《中国十大书法家》《三十年三十家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位书画艺术代表人物作品选》《中国十大书法名家》《中国书坛十大风云人物》等颇具影响的书法作品集相继面世,李

去年以来,《中国十大书法家》《三十年三十家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位书画艺术代表人物作品选》《中国十大书法名家》《中国书坛十大风云人物》等颇具影响的书法作品集相继面世,李克仁先生的书法作品均赫然在列,引人注目。这其中不乏如沈鹏、欧阳中石、王学仲、言恭达、冯远、吴冠中、刘大为等大家、名家,亦不乏真行草隶篆等多种书体形式,而操狂草者,唯克仁先生一人。这些重量级书画集的推出,以及这种书法史意义上定位性的排列,足以显示中国书界对克仁先生狂草艺术的认可与肯定。

狂草,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草书中的精神贵族。狂草在各种书体中,最能表达书家的艺术才能,最能体现作者的性情、思绪、智慧和内在精神,是一种融合笔意、墨法、性灵、胸怀的书法形式,表现出高度的忘我、迷醉、张狂、抗争、强大与自由。李克仁先生的狂草艺术,从实践层面及理论探索上,均彰显着狂草艺术这些审美属性与基本特质。我们从克仁先生风发的才情、跌宕的用笔和豪纵的气象,尽可领略狂草艺术的无限风光,享受狂草带给我们美轮美奂的艺术盛宴。

李克仁的书法作品激荡着豪气与才情。我个人以为,豪气与才情是从事狂草创作的两个基本要素。从历史上张芝、张旭、怀素、祝允明、徐渭、傅山这些大师身上可以看到,真正的狂草大家,须有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的潇洒,须有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狂放,须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铮铮铁骨,须有道家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超俗与大气。要有霸气、王者之气。再加上书者天生异秉、聪颖超常的艺术天赋、艺术感觉,才敢涉足书法艺术之巅峰狂草。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历史上以狂草传世的书家寥若晨星,为什么如今人们敢于问津狂草艺术的少而又少。从这个意义上讲,克仁选择狂草作为自己书法艺术的不二追求,也正显示了他超常的勇气与魄力。从克仁先生的狂草作品中,你分明可以感受到那种纵横飞腾、烟云舒卷、跌宕起伏、气势磅礴的豪放与才情。从中似可见唐代大家素旭之神韵,而又自出机杼、气象新奇。正所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有道是,文与可见蛇斗而草书长;怀素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张旭观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黄山谷见船工荡桨、群丁拔棹而悟用笔之妙。李克仁先生则于井冈山瀑布而悟狂草之道。当年克仁先生曾目睹瀑布奔泻而下,那惊天动地的气势,瞬息万变的构图,虚实有度的造型,激情迸发的轰鸣,在克仁眼中,恰是一幅天下绝美的狂草作品。或许,正是这大自然的雄浑与奇妙,给了克仁先生无限的灵感和创意,为他的草书艺术注入了不竭的源泉与活力。

苏轼讲自己书法时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我则心目手俱得之矣。功在字外,当书者达到一定功力之后,最后拼的就是胸怀、见识与境界了。倘若识浅见狭学不足,那注定不会达到艺术的顶峰,难以成为大家。克仁先生凭着不凡的军旅生涯,十几年的音乐职业,国家一级作家及几百万字的文学作品,以其独有的生活历练、长期的艺术熏陶、广博的学问修养,造就了狂狷、旷达、大气、超逸的艺术个性,形成了极好的艺术感觉和生命感悟。而这些,都一一注入他的书法作品之中,成为了其率真超凡、龙盘凤逸、气象万千、激情豪放的狂草书法风格。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李克仁先生从事书法仅不到10年工夫,其狂草艺术竟可以达到如此之高的成就。

克仁常说,书法是纸上的音乐。欣赏克仁先生的书法作品,会让你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旋律的跳跃、激情的勃发、气韵的流动,有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观克仁先生现场书写作品亦是一种乐感与律动的享受,克仁先生往往情之所至,调笔蘸墨,笔走龙蛇。忽快如疾风,飞沙走石;忽慢如闲云,笔沉势重。顷刻间一幅长卷书法跃然纸上。那姿态,那运笔,那潇洒,还有那跃然纸上的墨迹,无不贯穿着生动的气韵,激越的豪情,令人不由联想到一曲大气磅礴的旋律之美,这样的狂草,自然会给人带来独特而新奇的艺术享受。克仁曾说,他的作品之所以风格独特,有迥于他人,奥妙就是不在一个振荡频率之上。克仁先生用这样的音乐语言形容其书法特点,确实独到精妙,耐人寻味。

书法艺术是线条的艺术,而狂草更是把这种线条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狂草的书写是疾速的、有力度的、豪放的,它属阳刚之美的范畴,它如闪电划过夜空、如长风浩荡、如奔马过隙;狂草是奇诡莫测的,用笔结体常常不知所从来,变动如鬼神,再书而不能,它如吞云涌梦、如龙蛇斗剑,如野狐夜伏。在克仁先生的狂草作品中,从其富有张力的线条的灵动与酣畅中,我们尽可尽情领略和体悟其中妙味。如果具象地讲,克仁狂草作品的线条极具活力,个性鲜明。或如漫天细雨,飘飘洒洒;或如奇峰异石,气势雄伟;或如江河决堤,奔泻千里。那龙摇蛇摆、气韵灵动的立体感与律动感,几乎就是克仁书法作品的标签。克仁先生的书法作品特别讲究线条的墨色变化,惜墨如金、润枯鲜明。而且笔意酣畅、气息贯通、毫无阻滞,尽显狂草艺术剑舞山河、蛟龙闹海、蛇鹤相争、山势连绵、枯松倒悬、巨石奔走的意境之美。

在整体布局上,克仁的狂草强调气势,极尽变化,重在抒发内在的精神世界。克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更大胆追求创新,突破了书法中平面的、静止的、直线排列的纵列关系和传统观念,而是追求动感与摆动。字讲求摆动,列亦讲求摆动,字随意动,列随情摆,犹如神龙摆尾,气象万千。正如王僧虔《笔意赞》称: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使其作品产生气韵飞舞、龙腾虎跃的审美情趣和艺术效果,使整个作品极具动感与活力,成为有了呼吸与情感的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体。这样,在展厅众多的书法作品中,就会产生非常打眼的视觉冲击,给人以强烈的艺术震撼,常常使观者目注神驰,抚心激赏,唏嘘赞叹,寻味良久。

克仁先生迷醉于狂草,几近疯狂之地步。他自己也常说,他这人干事很疯狂的。干什么事,不干则罢,要干就要干得最好。想当年写小说,他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和高产作家。他经常通宵伏案写作,几万言文字可至凌晨而就。所以,短短的10年工夫,就写出了几百万字的作品。近10年来,由于身体的原因,他把主要精力转到书法上来,同样是那股疯狂劲十足,而且一发而不可收。他每天沉浸在书法上的时间不会少于四五个小时,有时竟达数十小时,常常达到忘我的境地,这种艺不惊人誓不休的劲头,着实令人钦佩。克仁先生读帖的功夫好生了得,常常是一坐就是大半天,对书法大家的法帖,潜心体会,心摹手追,做到了然于胸,烂熟于心。他对自己的书法习作,可谓不厌其烦,精益求精。一幅作品有时竟可写上数十幅,直到满意为止。凡作品写就,必悬挂于墙,反复研究琢磨,分析得失。克仁先生是真正用心来体悟书法的真谛,某种意义上,他动脑的时间比他动笔的时间要多得多。这种几近疯狂的钻研精神和科学的治学态度,或许亦是涉足狂草的必备因素。

狂草与一般草书的不同在于,它写得更为放纵恣肆,点画更简省,具有符号性与简约性的特点。因此,人们在欣赏克仁先生的狂草作品时,常常存在难以辨认字形的困惑。包括许多书法家,对克仁的狂草作品同样存在很大的阅读困难。但是,在狂草的大美面前,人们常常会忽略其字形,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与审美共振,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而这种现象,在其他书体中几乎很难见到,这也许正是狂草艺术的特殊魅力所在。就我亲眼目睹,除了许多书界名家对克仁的狂草赞誉有加,还有许许多多党政干部、商界朋友、普通百姓,他们同样对克仁的狂草十分喜爱,有的甚至到了极为崇拜的地步。我就曾亲眼看到一位山东书法爱好者,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只为一睹克仁先生之风采,并尽数掏出上万元现金,真诚求购一幅狂草作品。其情其景,令人感叹。自然,亦有对克仁狂草作品的非议之声。有争议,有不同见解,都属正常,更遑论如此高深莫测的狂草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讲,作品有争论应该是好事,说明作品与众不同、引人注目。相反无人理睬的作品,反而有些无趣和尴尬。还是那句老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著名画家、书法家范曾先生在《道法自然》一文中曾写道:一个艺术家,能从自然大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中汲取灵感,在森严的法度中又不受牢笼拘束,最后回归自然。这个过程是古往今来真正能创造大美真美的艺术大师所必然经历的道路。

率意豪放写人生。真诚祝愿克仁先生在自然大道中不断汲取灵感,尽情书写人生豪迈,激情跌宕地泼洒更加壮丽的大美真美,在狂草的原野上纵马驰骋,引吭高歌。

编辑:艺术家 本文来源:李克仁先生的狂草艺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