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301.net > 收藏拍卖 > 正文

她并不明白到这件东西的价值

时间:2020-03-15 10:41来源:收藏拍卖
一件最初的期望值仅为60万元人民币的书法拍品,却能以超出期望值160多倍的价格成交,变成1个亿。这是一件怎样的作品?如何创造了一个艺术市场的神话?背后又有怎么样的故事?

一件最初的期望值仅为60万元人民币的书法拍品,却能以超出期望值160多倍的价格成交,变成1个亿。这是一件怎样的作品?如何创造了一个艺术市场的神话?背后又有怎么样的故事?

图片 1

图片 2

在今年春拍后,匡时美国代表处受到美国一位老朋友的邀请,向国内传回了这些照片。匡时公司于是根据照片中模糊的第一印象,草拟了合同。委托方蔡老太太是上海最后一任道台蔡乃煌的重孙女,她并不明白到这件东西的价值,只当是祖上传下的普通旧物。事实上这些东西在她家里包着,可能几十年没有打开过,保存得格外好。从蔡乃煌1916年被革命军杀死,至今已经将近100年了,换句话说这件东西已经100年没有面世。

当匡时美国办事处将拍品带回,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先生亲眼见到此物,不禁激动万状。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元人书法作品,哪怕是小小一通书札,都是国家一级文物,而这件八米长卷,由六位元代文人共同撰写,描绘的是元初道教仪式的壮观场面,其中四人的作品都是存世孤品,其史料价值、文化价值、文学价值、文物价值都无法估量。据了解,元代82年的历史所留下来文化遗迹极少,短暂的文化入侵并没有完全征服汉族,因而在汉文化为大一统的明代,对元代的东西不尊重甚至排斥,在明代的几百年间,对这些文物都没有进行整理。因此元代的书迹尤其难得。“道教和元代的玄教关系密切,而且这件东西又涉及到元大都,万寿宫即是现在北京中心医院的所在地,对于宗教学、地理学都有填补空白的意义。那么多座标综合起来,这件东西堪称国宝,价值可想而知。”董国强说。

“最初签的合同是十万美金,我们合同上签的是60万人民币。但是看到这件东西时我就知道远远不止这个价格。”董国强认为,拍卖公司是受人之托,为了不辜负这份远道而来的信任,他于是决定亲赴旧金山拜望这位蔡老太太。“我跟她说的原话:旧金山海边金门大桥就是渔人码头,那别墅卖一百多万美金一套,你有五个孩子,这件东西的价值能给你的孩子一人一套。”

委托合同的底价于是这样调整到了500万元人民币。“这是我十分有把握的价格,我慢慢说给她听,让她明白国宝不是具体的价格可以比拟的。很有可能五百万,几千万,甚至一个亿。”董国强说,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预期是十分贴切的,而且如果按照春拍市场的火红走势,在当时甚至这也是一个保守估计的价格。

2011年12月3日,北京匡时秋拍夜场在北京国际饭店开拍。元人《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以被媒体认为是“低调的500万元”的价格起拍,一时间竞拍者趋之若鹜,报价声此起彼伏。经过半小时的拉锯战,最终以8800万元的价格落槌,加上佣金,达到了1.01亿元的高价,打破了匡时公司成立以来拍卖的最高价纪录。

事后有人说匡时完全可以用10万美金先买下,然后拿出来拍卖。董国强却认为这样的想法是“图财害命”:“首先这样做在拍卖法上是不允许的。虽然这样做的大有人在,但如果我们这么做就会我辜负了委托方和中间人对匡时的信任,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赚这个钱无异于图财害命--蔡老太太80多岁了,相信我们把才东西拿来拍卖。”他希望通过这件事,让中国的拍卖行业在国际上有更多的正面影响,也对海外收藏品回流到国内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

亿元有值,诚信无价。这段故事书写出一个拍卖公司恪守行业规范的诚信品质,令国内外藏家对中国企业品牌刮目相看。董国强感慨地说“我在海外接触过其他的一些藏家买家,他们对中国的拍卖行当印象不是很好的,对中国的企业缺乏一种信任……我希望他们打消这样一个顾虑,能够对国内的拍卖行业树立信心。我认为,最终我们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对得起这件作品……”

编辑:收藏拍卖 本文来源:她并不明白到这件东西的价值

关键词: